评书网 > 恐怖悬疑 > 驭龙珏 > 第九十九章 河童被万鬼啃食
    我和共工上了岸以后,只见岸边的村民们,一直都围着凤喜拜着。好像河岸上也并没有什么异样,我和共工则是站在了岸边看着这些村民,只见土地公向着我走了过来。然后看了看共工,又看了看我,

    “己儿,这位是?”

    “哦!这位就是这大柳河的河神啊!”

    “没想到己还真是厉害啊!己儿出手必然成事。”

    只见水面顷刻间便是浮现出一层的水草。

    一旁的共工,急忙看向我,

    “没想到那些河童竟然真的如比所说,真的来害人了。”

    我也看向了那些水草,确实是和河童头上长的那些草是一个样子的。我看向共工问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别急在等等!”只见水面出浮现那些河童的头,一个一个的伸出长伸奔着岸上的村民而去。而站在岸边的茶婆看到,那东西的舌头伸向了凤喜。赶忙跑到了凤喜的身前,谁知道,自己却被那东西穿过了身体,一路拖向了水里。我则是也跑了过去,只见茶婆不知道手里什么时候攥了一把剪刀,抬起手,用力的将那河童的舌头间断了。我赶忙走了上前扶住了茶婆问道,

    “婆婆你怎么样?可好好?”

    只见茶婆口中溢出鲜血,然后说可句,

    “我没事,保护好这些村民。”

    只见水的的河童起的眼睛鼓鼓的,那眼睛则是越来越鼓,最后鼓出的眼眶,随即抬起像青蛙一样的脚爪一样的手。加速的延长,捉住了岸上的一个村民,伸到肚腹之内,迅速的掏出内脏。收回了手臂将内脏吞了下去。我看向了共工,

    “你还在等什么,等到是要他们吃饱了不成吗?”

    此时岸上的村民四处逃散,而凤喜的露天步辇也被放到了河边,在看向岸边也只有,土地、我、共工还有凤喜了。

    只见共工走到了河边,一掌拍在手里,那些河童都被共工击出水面。弹到了岸上,这次我终于看到河童的全貌了,我和凤喜走进一看这些家伙一身绿色的鳞片,头上还顶着水草。不仔细看还真以为这些东西就是长在水里的绿植。其中的一个河童还是没有怕的意思,伸出了长舌直奔凤喜伸了过来。

    只见共工又是一块黑鳞飞出,将那家伙的舌,一切为二。

    共工走了上前怒目而视,

    “还敢在我眼皮下放肆,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只见那些河童个个都吓得蜷缩成了一团。

    此时的茶婆看我们已经将河童制服了,就高兴的向着我款款而来谁成想到,其中的一个河童抬起头伸出长舌,穿进了茶婆的脑袋,片刻的功夫茶婆就没了反应,只见那个河童又迅速的缩回了它的长舌。

    我跑了过去,扶住了茶婆。那茶婆笑着看向了我,但是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我在看向茶婆的脑后就是一个窟窿眼儿,脑壳里面已经是空空的了。脑浆都没了,哪还能想到要对我说什么呢?

    此时的茶婆,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我顿时火了,将茶婆扶着躺在了河岸上。然后走向那个吃了茶婆脑髓的河童,上去就是一顿踹,只见那个河童用像青蛙一样的脚爪抓住了我的脚踝,然后看着我嘿嘿的笑着,张着嘴唧唧歪歪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依然还是踹着,并没有停下。忽然觉得,我的脚踝撕心的疼着,那家伙的脚爪上长出了长长的黑甲,深深的抓进我的肉里。我的脚动弹不了了,于是我准备幻出长剑将它的脚爪砍掉。只见那河童用伸出长舌,准备探到我的骨头了,我呵道,

    “难道你还要吸我的骨髓吗?看我怎么把你砍成肉酱。”

    后面的共工上前一步,怒目看向了那个河童,

    “只见那个河童慢慢的缩回了它的爪长和它的舌。”

    我看向了共工,

    “难道你还要放任这些怪物胡作非为吗?”此时那河童呲牙,又怒目的看向我,只听共工呵斥道,

    “你还嫌给我惹的事少吗?”

    那个河童又乖乖的转身趴在了地上,只听共工又呵道,

    “还不快都给我滚,在这里等死吗?”

    我立马走了上前,

    “你就这么放了他们,如以后在害人怎么办?”

    “姑娘我像你们保证,不会了。”

    “你拿什么保证,还有那河中数万的亡灵怎么办呢?”

    “姑娘你看这样可好,这些河童无非就是头上的水草害人性命,还有就是它的长舌,我今天就除去他们头上的水草,将他们的长舌割断。他们以后就在也不可以害人性命了。还有就是我会帮这里的亡灵超脱,让他们快去投胎。将这里的亡魂全都清了。这样姑娘可还满意吗?”

    “满意倒是满意,可是他们头上的水草就不会在从新长出来吗?舌头不会在长长吗?”

    “不会的姑娘你放心,河童的舌头断了是不会从新长出来的,那水草除了根茎的话,也绝不会在长的。”

    随后只见那些河童不是捂着嘴巴,就是捂着头,只听那共工看向了他们说道,

    “我知道你们对我共工都忠心耿耿,但如今你们害了这么多人命,我若想留你们的性命也只能这么做了。不然天帝怪罪下来,不但我要和你们一起受罚,倒是你们恐怕,连神魂也将消散啊。”

    只见共工,蹲到了那些河童的跟前,动用术法,将他们头上的水草除的个一干二净。然后看向我问道,

    “姑娘你看,这样可好。”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也不能说句好啊!于是我看着共工点了下头说了声,

    “嗯!”

    只见共工又继续的动用着术法,只见那些河童的长舌都不见了。说来也奇怪,被除去水草和长舌的河童也好似变了一副模样,身上的鳞片也不见了。身体变的圆圆胖胖的,从以前的深绿色变成了前绿色。头上还顶着一头绿色的嫩草,像青蛙一样的脚爪,也变成了胖乎乎的小手。眼睛也小可不少,那模样也是瞬间萌化了。

    我看向共工,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它们的本来面目啊!我沉睡之前,分了一些修为给他们,日子久了,他们大了心性也变了所以就变成了,一点点的就养成了吃人的习惯了,自然那外貌也就发生了变化。你看现在的他们,你还忍心要了其性命吗?”

    也是啊,谁能忍心对这些蠢萌的小可爱下手呢?

    我又看向了共工,

    “那又有何用呢?那这大柳河里的数万亡灵,该怎么解决呢?”

    “这个倒是很简单。”

    只见共工看向了那些已经变的蠢萌蠢萌的河童然后说道,

    “这是你们自己闯的祸,你们就自己来解决吧!”

    只见那些家伙,都懒洋洋的起了身,然后立在河边站了一排。嘴里似乎在嘟囔着什么,一只手拖着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在额前。只见水面上顿时冒着水花,一堆黑色的,如薄雾般的影子飘飘荡荡的游荡在这大柳河的水面上。

    此时的那些鬼魂,都呲着牙恶狠狠的看向了那些河童。随即就扑了上来,将那些河童围了起来起。只见他们向着河童的身上一口一口的撕咬着。那些河童河童则是被咬的血肉淋漓。那些河童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里吱吱的叫着。我则是捂着眼睛头向着共工说道,

    “在过一会恐怕这些家伙就会被啃成骨头了?”

    “那也没办法,随叫他们害人性命呢?这样才能消除那些水鬼的怨念啊!”

    “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这个办法已经是最好的了。只有让那些水鬼消了气,他们的怨念也就随之消散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老老实实的去投胎了。”

    我和土地还有凤喜,就看着那些河童被数万计的水鬼的亡灵撕咬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后,水面的那些水鬼的魂魄渐渐的少了许多。笼罩在水面的一层黑气,也薄了许多。随着那些水鬼的鬼魂散去,映在我们眼里的则是那群河童白森森的白骨,还是依然的立在岸边。也还是一只手拖着另一只手,两根手指放额前的动作。

    我真的快看不下去了,只见满地的碎肉渣。血淋淋的鲜血直流到河里,河面上一半的河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此时的我在看向河面上还漂浮着两个灵体,我定眼望了过去。我顿时泪流了满脸,正是茶婆和她的孙儿。

    茶婆对我恭了下身,然后按克一下一旁的孙儿的头。那个孙儿也对我恭了下身。

    “妲己姑娘,谢谢你帮了我们啊!可以让我这孙儿在世为人。老太我无以为报,只等来世在能遇到姑娘,在来偿还姑娘的大恩大德啊。”

    说完茶婆和她的孙儿跪在河面上跪了下来,对我叩拜了几下转身便是不见了踪影。

    我在看向共工,

    “你的这些河童可还能恢复吗?”

    “修养时日,慢慢就会长出肉来的。”

    “那就好,这些河童愿意被万鬼撕咬,让那些水鬼消除怨念,想来已经是对自己做的事,已经有所醒悟了。”

    “姑娘放心吧!它们不会在出来害人性命了。我这黑鳞你留着吧,日后姑娘有危险了可以唤我。”我则是接过了共工的黑鳞瞧了瞧,随即见那共工便是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随后我在看向那些变成骸骨的河童,它们则是排着一排的长对一个跟着一个的下了河,竟然还跟我摆着手,

    “妲己!己儿,再见!”

    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没有因为我去找河神告状害的他们这般田地而怨恨与我竟然还会叫我名字和我说再见了。

    我也看向他们一个个的走到了河里,

    “再见,记住了一会再也不要害人了!”

    河神和河童走后,土地也看向了我,

    “那洛,不不不,是己儿,这里没什么事情,老夫也先告退了。”只见那土地公,一头扎进了土里不见了身影。

    岸边也就剩下我和凤喜了,凤喜则是拿起了我的锦瑟瑶琴,看向我,

    “走了,我们该赶路了我的大小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